琉璃钟

杂食动物,热爱吃粮,欢迎投喂以及勾搭。

【鷇梦】无梦

#严重ooc
#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王朝背景
#伤心报社

一、

鷇音子见到三余的时候,他还是十七岁的少年,黑发色泽浓郁,唇红齿白,眉目清朗舒展,是绽开在春日枝头的繁花。

他跟鷇音子截然不同,鷇音子少年行医游历河山,看过了红尘滚滚,人在当中的身不由己,彼时已隐逸于罗浮山数年,而三余初出茅庐,继承老师素还真的济世之心,一心为烽火靖平奔走,可是腐朽残破的王朝危如累卵,皇室贵族纵情欢乐,百姓饱受天灾人祸,在鷇音子看来早已无药可救。

三余鄙薄鷇音子的冷漠,言辞近乎刻薄,掩映的红梅当中,少年的容颜光艳逼人,恍若烈焰灼灼,看着他身上的黑底白梅衫,尽是嘲弄,可是鷇音子毫不在意,嗤笑少年的天真,首次见面自然不欢而散。

命数如此,素还真不能改,难道三余无梦生便能改吗?

二、

山中岁月寂寞,鷇音子并不以此为意,但日子好似走得过于悠长,三年之后,他再见到三余无梦生的时候,对方的的发丝间夹杂了霜白。
即便岁月催人老,但三年不算太长,一心坚持志向的少年终究是染了风尘,红尘逼人,天数难改,为何眼中的目光还是那样烧着烈火般的坚持呢?

「先生,好久不见。」他这样说话,实在是叫人诧异,鷇音子欣然接受,面色淡淡,眉间刻痕还是昔日模样,不深一分,不浅一分。

「你为何事而来?」鷇音子对三余的作为曾有听闻,上有明君,克谨勤勉,他身为丞相,少年得志,但是如今乱世重臣,只是平添愁苦劳累,夙兴夜寐,仅仅三年便见许多沧桑。

「请先生为我诊治。」鷇音子颔首,引人入内,香炉里清浅的梅香氤氲一室,早已不是梅开时节,一室冷香却仿佛是旧日。

温热的手指落在略有些发凉的手腕上的时候,三余有些不适应,明明这是正常的温度,他却已经渐渐忘记了,因为这样的温度,他已经不再有了。

察觉到脉搏跳动的时候,鷇音子眉间的刻痕倏然加深,片刻之后,他收回手,眉间的刻痕浅了,恢复了原样,「想要保命,留在罗浮山,不听你可以准备棺材了。」

三余微笑,面容疲惫苍白,却有种异样的神采,他自己知道自己的状况,但是他带着恳求向鷇音子说道「先生,时间不等人,可是我还需要时间,请先生施以援手。」

鷇音子静默,缓缓开口「若是我不肯相助呢?」

三余喟叹道「三余不会强求。」

依然是那种熟悉的、不信任的表情,鷇音子说道「时至今日,你依然对我存有偏见。」

「是先生的表现太差了。」三余微微含笑戏谑道,鷇音子道「你等着。」

片刻后,质地温润的白瓷小瓶摆放在三余眼前,打开后内放一枚深褐色的丹药,鷇音子见他看来的目光解释道「你先服下,我为你准备药方。」

药香清苦,他略微一顿便张口服下,鷇音子见状并无反应,只道「内室有软榻,服药之后会略有疲倦,你不妨小憩片刻。」

真是尽职尽责的医生。三余暗自想到,却不知为何感觉自己的想法好笑。

大概是药效所致,三余睁眼时室内已显昏暗,沙漏静谧无声的流动,是傍晚了。

「你见过素还真了吗?」鷇音子的声音骤然出现在耳边的时候,三余一怔,才发现他就坐在他的身边,据实答道「未曾。」

素还真的行踪突然消失是数年前的一桩奇案,但是时常能收到他的亲笔书信,三余只能确定他并无生命危险,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无法出现。

「把头发染回去吧,到时候他见到你会认不得。」鷇音子指尖插入三余的发间,缠着他的一缕发丝说道,三余心存异样,却难以说明,只好说「多谢先生提醒。」

药方被鷇音子塞在锦囊之中交给三余,握在手中的东西却有种熟悉的坚硬,鷇音子恰到好处的开口解惑「寻常照方子用药,实在痛苦,便服一颗我给你的丹药,你自己清楚,虎狼之药不能多用,还想要命自己好好斟酌。」

「多谢。」

「免了,下山吧。」

鷇音子背对着他,送客的意思明明白白,拂尘握在手中,发丝雪白,仙风道骨。

行至门前,见天色阴沉,低头便见纸伞立在门边,三余握住伞,回头去看,鷇音子已经不见人影,不由一笑,走出门去。

鷇音子踱步而出时,外面下了雨,风中草木枝叶簌簌作响,他的手中是一支竹箫,门前的石台可见山路上缥缈云雾。

「这一曲,送你。」鷇音子伸手去触碰雨水,握住竹箫,启唇吹奏。

箫声呜咽,仿佛悲鸣,山路上的三余似有所感,微微怔忪,素白纸伞上有墨染的梅花,他抬眼去看,怅然若失。

三、

三余有一把琴,泉音飞羽,珍之爱之,如今琴弦上染了血迹,连喜爱的紫砂杯也在地上摔得粉碎。

这便是鷇音子接到一线生的消息到来时所面临的场景,一片狼藉,似乎不久之前与他完成王见王棋局之人只是梦幻泡影。

「三余你撑住……」哽咽吞没一线生口中的话语,鷇音子疾步行至门前忽然顿住,握了握拂尘,轻轻地推开门。

三余的头发全白了,面容依然是正当风华的俊美,面如金纸,气息奄奄,看到鷇音子,艰难开口道「鷇音子,我……需要时间……」

鷇音子握住他几近冰凉的手腕,微弱的脉息几近于无,用生命燃烧的火焰,终究是要尽了。
他的嘴唇翕动,似乎还是有话想说,却是猛然呕出一口血红,满口腥甜,「时间,只留恨、不留人……」

一声悲叹,渐渐模糊的眼里似乎是对世间最后的眷恋,眼角晶莹,是来不及实现的遗憾,终究,尘归尘,土归土了。

鷇音子离开时,是一场大雨,耳边似乎是当时的笑谈。

「三余无梦生,世间谁如你这般不幸。」

「求仁得仁,有何不幸?」

「来世过得好点吧。」

「人总是自欺欺人说有来世,即便是有来世,你我早已不记得彼此,如何知道我是不是过得好呢?鷇音子,不如有缘梦中相见吧。」

三余,如果无梦,如何相见呢?

许多年后,那件黑底白梅的衣衫被鷇音子锁在箱底,他染了满身尘埃,天火烧灼身体,对世间最后一眼,仍是眷恋。

吾道不孤。

但是三余,真的无法再见了。

写了鷇梦,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想看呢?

就赞美一下太太,还有我能说自己一颗老阿姨的心都爆炸了吗?

充满了拿上弦之月来剪皇稣的冲动!!!可是不会剪视频……好绝望😭

我非常作死、非常痛苦的看了一遍默教授的嘴炮,然后我真的觉得快要心肌梗塞,需要一瓶速效救心丸救命。
然而我的感想非常的抖m,他真的、真的非常美,充满毒性的美人,他太聪明了,聪明到让人心惊胆战、充满赞叹,加上一身性冷淡的味道,非常的高岭之花了。
但你以为这就是他的全部吗?错了,你永远都琢磨不透他。
你以为他可以温柔,但是实际上他比你估计的更加心狠;你以为他装逼如风,但是里面充满暗示与算计;你以为他棋差一着,但这不过是他的布局。
你以为他死去之后就可以摆脱他?做梦吧。
默苍离是整个九界的阴影。

不成文章:

超级好用马住!!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